人生,平凡之路

趁着周末,看了韩寒导演的处女作《后会无期》,说来奇怪,看的过程中没有丝毫感觉,情节松散,直到听到了片尾曲”平凡之路“,内心为之一颤,想来应该写点什么纪念一下。

The Continent1

影片中三个年轻人离开家乡小岛,一路向西,横穿中国大陆,路上落下了胡生,错过了假装”小姐“的”骗子“,告别了一直”恋爱“着的笔友,遇到了善恶莫测的奇怪旅人,送走了最好的朋友,只有流浪的小狗留在了身边。几番告白,几番告别,勾勒出几段截然不同的平凡人生之路。

突然间,我从影片中看到了萧瑟冷漠的世界,看到了饱经沧桑的老人挣扎着,反抗着,但最终离开了。

影片给我影响最深的两句话是:

  1. 你连世界都没观过,你哪来的世界观。
  2. 如果要告别,一定要用力一点,因为任何多看一眼,都有可能成为最后一眼,多说一句,都可能是最后一句。

经常有人惊讶于我小小年纪就表现得如此成熟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从小跟着父母外出闯荡,经历得多了,世界观不一样了。

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父母去了广东JY,当时父亲帮别人挖煤,后来当过老师,开过早餐店,开过出租车。挖煤的时候每天都要在臭气熏天的河里挖半天煤,然后用船运回去,又要顶着炎炎夏日做半天的煤。每天完事之后脚乌漆墨黑,老茧长得跟树皮一样。开早餐店的时候,每天凌晨三四点就要起床开始和面,做包子,熬豆浆,炸油条。忙完了早餐还要去学校上班。

那一年有天晚上,爸爸妈妈正在收拾店铺,准备第二天早晨的面料,YT睡到半夜突然KTBM,脚一直在发抖,我被吵醒之后马上告诉了爸爸妈妈。当时都已经很晚了,地段也比较偏僻,路上少有行人,幸好隔壁开茶叶店的老板还没有走,他用摩托车把YT送到了医院。那一天晚上格外的冷,我只记得妈妈站在医院门口不停的祈祷着什么。后来几经折腾,转院到汕头的大医院,病床好像在走廊里,医院的快餐比家里的还好吃。

一家人出门在外,父母的工资很低,在外读书,一学期的学费要几百块钱,再加上YT的那场大病,家里的经济压力着实不小。父母经常为一些事大吵大闹,有几次还大打出手,作为小孩子的我只能哭着求着他们不要再吵不要再打了,过往的事件历历在目,那都是血和泪的记忆。

在外漂泊的日子过得很辛苦,对于大人如此,对于我们这些青少年也一样。走在路上经常会被一些本地的小混混打,晚自习回家一定要结伴而行,不要走人少的路。我记得有一次我和表哥一起走在街上,一个骑自行车的小混混从我们背后踢了我们两脚,当时表哥正要反击,我把他拉住了,因为我知道,外地人在这势单力薄,根本不是这些人的对手,自己吃点亏,能不惹麻烦尽量不惹麻烦。但是这个小事给我的印象很深。

也许是在外打拼的日子太苦,初一下学期,我、YT和妈妈回老家了,爸爸继续在JY打拼着。回到家之后,去了一个稍微好一点的初中,妈妈在我们身边陪读。

因为在JY的时候,家里很穷,但是过年的时候,父母总还是会给我们买新衣服,所以每年就给我们买便宜又得体的西装。回到老家之后,城里的同学看我们经常穿西装,索性给我们取了一个外号”西装“,这导致我后来对西装厌恶至极。

有一天晚上,晚自习回家,我和YT刚走出校门的时候,有一群小混混和我们逆行,他们跑的时候不小心把水溅到我们身上了,我想想也就算了,但是YT不服,故意把水溅到他们身上。我当时暗想坏了,他们会不会回来找我们算账啊,果不其然,没过多久,一帮人就追着我们打,幸好当时有一个老师路过,我向她”求救“才得以脱险回家。

这些小事反应到我的性格上来就是忍气吞声,处世中庸,”吃亏是福“。这种性格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件好事,高中三年给我省了很多麻烦,也能让我沉下心来,埋头苦干,高考的时候考了全县第十一名,考取WHU也算是对我那几年的一个回报。其实农村孩子这种”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读圣贤书“的单一发展,也给我视野狭窄、其他技能缺失埋下了伏笔,这里暂时按下不表。

我还在JY的时候,有一天妈妈说我们要马上回家看外公,外公病了。回到老家之后,我和YT在院子里玩耍,后来妈妈拉我去见了外公最后一面。那大概是我记忆中第一次亲人离别。后来妈妈告诉我,外公当时还怪我到家之后为什么没有马上去看他呢,对呀,我当时为什么没有马上去看外公而是在院子里玩耍呢,也许那时候还不知道什么是离别吧。

后来又经历了曾祖母的离别。记忆最深的是爷爷的离别。那大概是一年前吧,我当时正在图书馆准备保研的事情,突然爷爷给我打了一个电话,爷爷很少给我打电话的,而且那时候我们好像还不知道对方的手机号码,爷爷说是从YT那知道我的号码的。他问了我一些近况,叫我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,不要担心他;他还说他给YT也打了电话,给CY打电话但是没有打通;末了,他说这个电话没别的意思,就这样吧,挂了。我可以明显的感受到电话那头爷爷凄凉孤独的心,这通电话听起来很怪,我马上给爸爸打了个电话,告诉了他情况,爸爸说爷爷一个人在家,也许是太孤单了,或者是犯了老年痴呆症,爸爸还说爷爷也经常打类似的电话给他。是啊,奶奶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,爷爷一个人孤苦伶仃生活了将近二十年,纵然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,但是几个儿子儿媳之间为了老人的赡养问题竟成陌路,小儿子老大不小了也还没有成家,是孤独的在这个世界苟活着,给儿子儿媳带来更多的麻烦还是默默的离开,给年轻人省去一个包袱,爷爷心里恐怕早已有了答案。

The Continent2

几天之后,噩耗传来,没想到那竟成了我和爷爷最后的通话。

给爷爷办后事的时候,几个叔叔姑姑都回来了,这竟是我记忆中唯一一次看到大家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。

很多人都说我冷漠、沉默寡言,其实我小时候不是这样的,可能是这些年经历的事太多了,我对很多事情漠不关心,很多不必要的、无意义的话也不讲了,很多点头之交的朋友也不联系了,也变得不喜欢和人争辩了;我开始喜欢独处,喜欢一个人走在路上,看过往匆匆行人,喜欢看《文化苦旅》、《一九八四》、《百年孤独》、《活着》......

身边很多同学喜欢三五成群出门,经常见他们和各种各样的朋友打招呼。有一次我和一个夏令营认识的同学打招呼,XN居然诧异的告诉我这是她第一次在ICT发现我也有认识的人。为什么要有那么多朋友呢,可能你会告诉我你的QQ好友都上千了,但是真正在你社交圈里的朋友,能够和你交心的朋友,超过10个吗?逢年过节,为了维系那990个你都不记得他/她的模样的朋友,群发着各种短信,朋友圈、QQ空间、微博里不停的给别人点赞,有必要吗?我已经厌倦了这些虚情假意。

令我很感动的是,前几天,我正在实验室敲代码的时候,接到了WQ的一个电话,我跟他抱怨了一下在北京的各种不顺,他跟我说一个人出门在外,要好好照顾自己;同时另一个好友WS也经常跟我说想和我聊聊。这让我感到非常温暖,虽然我现在一无所有,但是有一两个至交,足以。

我已经走过了二十多年,是时候走出去看看世界,说不准世界观就形成了呢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