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ly Archives: February 2016

爸妈老了

刚坐上去北京的列车,就收到了妈妈的微信语音:霖,早上收拾东西怎么忘了带上我给你洗好的鞋呀。我这才想起早上妈妈把洗好的鞋和叠好的衣服放在我房间,我却忘了带鞋。

后来和爸妈在群里聊了起来。当我问爸爸什么时候返回学校时,他却说前天突然请假回家惹老板不高兴了,可能要被炒鱿鱼。是,老爸在那个学校当老师十几年了,我平时老数落他当老师工资那么低,为什么不改行,可突然听到这个消息,心里却不是滋味。

其实老爸没必要请假回来的。前几天我发脾气,老爸好像真的决定转行搞种植业了,托我在淘宝买了好多枸杞树,自己带回了五十棵脐橙树苗,还准备去某个地方考察什么药材。

离家前一天,妈妈特地跑到县城买了好多排骨回来,还煮了十个土鸡蛋要我带着路上吃。老爸买了好多苹果、香蕉、猕猴桃要我带着路上吃。今天早上收拾行李的时候,从来不动手的爸爸,也抢着往我包里塞各种牛奶和水果。 Continue reading

欣欣~

欣欣,中部某省会城市女孩。高中就读于省会唯一一个拥有歼击机的重点中学,常年霸占班级前三名。大学考入帝都某听起来像艺校的计算机相关专业,据说央视很多著名主持人都毕业于该校,该校60周年校庆主持人阵容堪比央视春晚。四年时光接受了各种艺术熏陶,频繁出入国家大剧院、北京人艺等各大剧院,校园话剧、电影首映式更是一场不落。常年担任学生会技术部部长,PPT、PS、会声会影各种平面动画设计软件更是玩得飞起,常年负责设计各大演出海报、门票,制作之精美完全看不出出自业余人员之手。四年疯疯癫癫,看似不务正业,但人家肯定在默默努力着,本科毕业之后顺利保研至中科院京区某研究所硕博连读。 Continue reading